陜西文藝APP(Android)

陜西文藝APP(ios)

當前位置: 首頁

用信念追問生命價值 ——陜北民歌劇《歲月韶華》觀后

時間:2020-11-06 16:15:25 來源: 作者:

陜北民歌劇《歲月韶華》(康世進編劇,李俊強導演,朱啟高作曲)一開場,舞臺上電閃雷鳴風雨交加,進入強烈的心理矛盾中,童玲從夢中驚醒。那些熟悉的施工場景,將人們帶到過去的歲月?!稓q月韶華》是在事件發展中刻畫人物,通過對童玲的精神狀態的藝術化刻畫,形象的真實感更強烈,主題植入也更加明確。

  是修路工人把城市和鄉村連接在一起,是筑路工人用勤懇和堅韌讓貧困走向富裕,這些如何轉換為戲劇的表達,是考驗創作者的一道必答題。那濃郁的陜北方言、撕心裂肺的陜北民歌,將這片高原上風土人情和時代變遷,都以戲劇的方式,濃墨重彩地展現給今天的觀眾。

  不同的世界觀引發不同的戲劇沖突,不同人物有各自的主張,盡管在生活中都是朋友,但面對修路的問題,卻發生了激烈的碰撞。童玲和沈鴻等主要人物的性格塑造,是在矛盾反復中形成。苗小川假公濟私,讓童玲憤怒不已。沈鴻離去和童玲留下,是《歲月韶華》的戲劇高潮。

  《歲月韶華》本質是對生命價值的探求,各個歷史時代的人有著不同的信念,這部劇的精神內核是人和自然的抗爭,編織的卻是和土地相依為命的生存狀態,代代相傳的為黨為人民的奉獻精神,使《歲月韶華》情節組成部分不僅有時代性,也充滿強烈的戲劇語境,講述了四代人跌宕起伏的筑路故事。童玲來到父親生活戰斗過的地方,卻遭遇不理解和嘲弄,面對砸碎的墓碑,童玲強忍淚水,怒拔高粱苗。在修路的過程中,又遭遇了困難特別是親人的不理解,她一步步走出困境。

  在《歲月韶華》里很多人物都有很親密的關系,然而他們又圍繞筑路問題展開了沖突。沖突的事件和性質依據各個時期的中心任務確定,戲的規模和人物關系都在變化?!稓q月韶華》里人和事都非常具體,顯示出誘人的生活特色,那些筑路事件內行外行都愛看,具有觸動人心的力量。盡管歲月在流轉,但生生不息的筑路精神卻未變,劇中人物都是以家庭為單位形成了戲劇關系,也是廣大筑路者們家庭的縮影,他們以小家為大家,為國家和人民奉獻著血和淚,《歲月韶華》以史詩般筆墨歌頌了這些筑路英雄們。

  在陜北民歌劇《歲月韶華》里,陜北說書藝人走到臺前和觀眾交流起來,無論是寫實再現的場景,還是寫意表現的場景,都是用心營造的世界,有背離自然生活的假定性,但也在對應存在的真實世界。童玲的魂魄滿含熱淚吟唱贊美筑路者,這是在生活中不可能發生的事,在《歲月韶華》里卻具備邏輯的合理性,用藝術的真實表現了假定的生活。小到生活中的物件,大到筑路工人的生活環境都真實還原,加上演員們精湛的人物塑造,還有富有感染力的臺詞,以及極富生活趣味的戲劇表現,讓作品充滿了藝術魅力。

  《歲月韶華》不僅有凝重的主題,也有生動活潑的內容,沈向陽和苗小川帶來青春的活力,增加了舞臺靈活性,使舞臺動起來,劇中展現了年輕人的職業特點,體現出青年的現實感受和心理狀態。兩代人的努力,兩家人的情感,不僅交織和輝映,也在推動戲劇的進展?!稓q月韶華》里修路不只是修路,更能傳遞先進的知識和文明,打通愚昧和現代的界限,讓農村人追求更美好的東西??梢哉f萬千道路就是這些最普通最可愛的人修成的,劇作將修路的深遠意義上升到精神高度。

  導演李俊強回歸戲劇初心,關注人物的靈魂和命運,他試圖通過劇中人物的立場和選擇,進行哲學層面的表達。他的戲劇觀既寫意又寫實,在他看來舞臺是打通藝術和現實的魔幻世界?!稓q月韶華》布景簡約,卻有極強的戲劇沖擊力,舞臺調度擴大了舞臺空間性,觀眾沉浸在劇中人物的故事里,看到他們在理想和現實之間的糾結和掙扎,從而也喚醒每個人自己的回憶和思索。民歌劇最大特點是載歌載舞的形式,導演將音樂和表演綜合到一起,《歲月韶華》里不僅有韻律優美的唱詞,也有扣人心弦的故事情節。

  《歲月韶華》舞臺效果緊跟時潮,舞臺上的光像綻放的花蕾,又像盛開的夢,制造著如夢如幻的藝術效果?!稓q月韶華》運用了舞臺多媒體技術,活靈活現的舞臺形象,配合著先進的聲光電投影技術,將氛圍和人物的心境完美結合,并美輪美奐呈現在舞臺上。不論是陜北農舍,還是遠方的大路,以及帶動故事發展的舞臺道具,支撐著舞臺氣氛的營造。一束束手電筒光是生命的體現?還是某種精神力量的顯示?那些樹干和布景也構建了多姿多彩的舞臺效果,也構成對戲劇內容立體化表現,而立體化表現,正是戲劇反映生活能力的拓展,也是戲劇走向成熟的標志。

  演員王曉怡把人物的矛盾體現得特別可信,童玲有時脆弱扛不住風雨,有時堅強任憑寒霜壓枝頭。觀眾通過形象體會人物的豐富情感。童玲幾乎和劇中所有人物都有戲劇關系,王曉怡對每個人的態度因人而異,表情和形體生動豐富。當觀眾從她那清脆的演唱和對白中領會和感受人物心理和情緒,委婉動人的民歌曲調就更容易引起共鳴。

  在《歲月韶華》里,每個階段都有戲劇沖突,劇情的進展牽動了觀眾的心。童玲走了又返回,沈鴻要離婚回北京,這里的對峙和征服形成了極強的戲劇張力,表現了童玲和沈鴻各有顧慮,以及劇中萬般無奈的人生處境。筑路事業上有許多有名和無名的英雄,他們的事跡以戲劇化的方式走進《歲月韶華》,所以《歲月韶華》不僅是向英雄的致敬,也是對生命價值的心靈追問。

  當然,這部民歌劇也有諸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首先,編劇傾注熱情頌揚童玲的崇高理想時,尤其在表現和別人沖突時,總是高居常情常理之上,似乎還是沿襲了我們過去塑造英雄的老方法。其次,主題音樂不夠明顯,沒有讓人一唱三嘆的旋律貫穿于全劇,全劇的唱段有支離破碎的感覺。還有戲劇表演中有戲或沒戲都要帶戲,上場和下場都不能脫離特定情景,《歲月韶華》中有的演員未發掘潛臺詞意義,未能使人物更鮮活。有的演員離開了規定情境,總是容易走神出戲,或胡舞亂動或表情呆滯,沒有走進人物。(原載中國藝術報2020.12.28)


(編輯:王國華)
文聯動態
采風交流
文藝評獎

版權所有:陜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陜ICP備18015281號 技術支持:陜西絲路云融媒體信息服務平臺

電話:029-87907089 Email:SXWL907046@163.com 地址:西安市小寨東路3號

男女做受高潮试看120秒㊣健身房里被弄到高潮的小说㊣欧美又粗又长xxxxbbbb疯狂㊣少妇china中国人妻video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