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文藝APP(Android)

陜西文藝APP(ios)

當前位置: 首頁

趙望云的藝術教育理念與方法

時間:2020-11-06 16:20:17 來源: 作者:

無分中西,人類的藝術教育大致分為兩種,一是師徒授受式(含家傳),容易深入但常陷溺于一家一法;一是學院普遍教育制,相對完整卻難免流于無品質。各有利弊得失,哪一種模式最為有利于藝術家的養成,至今莫衷一是。藝術教育之難可見一斑,由是更見得趙望云在教育上的不同尋常。

國畫大師、長安畫派創始人趙望云成功培養了黃胄、方濟眾、徐庶之等弟子,趙振霄、趙振川、趙季平等兒子,成就了一門三個大師、三個主席、四個院長,堪稱藝術教育史上現象級事件。就相對時間成才率而言,他以一己之力做出了遠超于一所專業藝術學院的成就,在學院式教育為主流的社會里堪稱奇跡,故被程征先生譽為藝術教育的“黃埔軍?!?。黃苗子、劉驍純研究認為石魯深受趙望云影響,何海霞亦自承其惠,陳綬祥認為李可染取得的很多成績也應與趙望云的努力有關。從更大范疇觀察,他所倡行的農村寫生不知啟迪了多少年輕畫家,他所創立的長安畫派更不知影響了多少有志青年。很難想象,如果沒有趙望云,中國畫的走向是什么樣子,從這個意義上講,說趙望云改變了中國畫的基因亦不為過,他也可謂是桃李天下的藝術教育家。

受五四新文化運動的啟發,有鑒于國畫“踟躕在休閑的因襲中不能自拔”和“美術學校教育與現實社會毫無關聯”的事實,趙望云早在1925年即已確立了追求藝術創造的本質,從事國畫改造的志愿,走出象牙之塔,走上十字街頭,繼而到民間去,到農村去,到西部去,開始了一生的藝術發現、創造與教育。

趙望云的藝術教育思想與他的藝術追求及主張互為表里,有其高蹈性、統一性、一貫性和發展性。他善于從大處著想,“無論什么事情總是往普遍里著想”,從高處著想。大處指趙望云的藝術企圖心在于批判地改造國畫和國畫時代化的提倡。普遍里指規律、本質和最廣泛的認同,在藝術本體上不斷謀求技術發展、形式進展、題材擴展,描寫社會現實、真實的自然界和人類本身方面,深入地發掘出人民的形象。高處在于“國畫﹍﹍應該對自己國家民族加倍的關心﹍﹍在學術中國化的前提下,達到新國畫‘民族情調’與‘中國氣派’的基本目的?!?/p>

趙望云可能是發現農村作為藝術資源豐富性和價值無限性的第一人,圍繞農村寫生展開藝術教育體現了趙望云的智慧和遠見。依托農村寫生,趙望云解決了國畫創作和教育中“為誰畫,畫什么,怎么畫,畫是什么,畫的價值何在”五大核心問題。

趙望云鞭策學生、子弟到大自然中,到農牧民之中,“多見而識之,”(《論語﹒述而》)進入現場感知可觸可感的真實,去發現題材、觀察對象、琢磨形式、抒發情感、凝煉精神內涵。這一優良傳統以其對藝術創造的有效性被很好地傳承了下來,趙季平曾這樣精煉地總結:采風就是家風。趙望云不迷信學院教育,他認為“學校﹍使他們(學生)沒有享真藝術的能力”,他相信生活與自然中有美存焉,蘊含著無窮的“有意味的形式”。正如庫爾貝《給學生的公開信》中所說:“美的東西是在自然中,它以最多種多樣的現實形式顯現出來﹍﹍比藝術家的所有的傳統優越?!彼蛯W生們的實踐證明了聯系背景(自然與人)才能建立作品的意義,偉大的藝術能產生于最普通的生活經驗。在與對象的密切接觸中表現對象,學習與創作實現同步化,“隨著審美感受和藝術學識的進步,學生的感受和解讀能力會轉化為擅長表現和明確表達的能力。受到滋養的感知和想象力,會催生出新銳的藝術來?!保ǖ侔@铹q德﹒迪夫),這與陶行知“教學做合一”的教育法暗合。

趙望云認為“除了經常地接受歐西前進的思想和技巧之外,對于自己富有幾千年來的美術遺產,也應該加以密切地注意和研究;尤其它的技巧方面,批判地利用它的優點?!彼磳δ喙?,反對僵化的法則,約定俗成的形式并非絕對有效,其中每一種形式都是可摧毀的,他在教育實踐中抓住了一個“活”字,李松濤先生評價到:“活就自由,活就不必斤斤于固有程式,永不守舊。他的生平中沒有墨守成規與衰退現象?!备匾氖?,他在“活”的基礎上發明的“寫生即創作”觀念方法,幫助學生一開始就打通了寫生與創作間的天塹,從創作實踐中體味領悟升華寫生體驗,在寫生中完成語言建構、形式自律和意義自足。

藝術以其本體的高質量實現其對自身的確認,通過作用于社會實現其存在價值,并以其表現方式的堅實性和形式的先進性實現歷史的文化構成。趙望云一直強調藝術的品質,十分注重對于藝術與藝術家的鑒別與區分,某種意義上,這其實是對藝術格調的選擇,或者說是對高階藝術或低階藝術的選擇,是對藝術家品第的標準,決定了藝術的占位和取向?!罢嬲乃囆g無須裝飾﹍﹍現代社會的藝術已經壞到極點,不但壞藝術認成好藝術,簡直把何為藝術的意義都喪失殆盡,所以要研究現代的藝術必須首先分別藝術的真偽?!壁w望云說:“凡以媚悅一般民眾的趣味視為自己的義務者是凡庸的藝術家,努力于美學地加以創造能使國民的趣味向上者是出色的藝術家?!弊R優劣、辨好壞是趙望云極為重要的藝術教育方法,甚至對一幅畫具體細節的好與壞也要深究細考,方濟眾先生曾這樣說:“趙先生經常給我們分析作品,讓我們鑒別好壞,哪兒好哪兒不好,從方法到效果作非常具體的分析?!?/p>

趙望云要求學生從本質上思考問題?!盀槭裁串嫯??”方濟眾在親眼看過老師畫過400余幅畫后找到了答案,并在生命的晚期提出了“為什么人家畫的是畫,而我們畫的只是生活”這個由老師的設問引申出來的關乎于再現與繪畫性的重大學術命題。黃胄常常感慨老師努力探索從未畫過的題材,嘗試各種新的畫法。既定的統一性和已完成的概念會構成藝術創新的阻礙,他警醒自己也要不斷突破自我,勇于進入未知領域。趙望云的三不畫——不畫不勞動的人,不畫不勞作的馬,不畫名山大川——其中隱含的問題價值同樣具有本質意義,引導著學生們思考藝術的社會功能繼而選擇符合審美和道德要求的表現內容。

趙望云是一個具有既具象又抽象地再現農民的能力的畫家,當我們嚴苛地檢視他的作品發現,在真實的情境中,他以具象的能力復活了不同地域的農民,最后抽象為“中國農民”——真正的“實在”的農民。黃胄、方濟眾、徐庶之、趙振川等都學到了由具象而抽象的表現方法,這充分體現在他們對新疆牧民、陜南山水、陜北風光的意象營造之中。

趙望云從不把自己的想法強加于學生,從不試圖改變學生的本真與個性,以保持學生的直覺和創造力不受到戕害,充分挖掘和啟發學生獨立于他人的藝術潛能和藝術感覺。黃胄的豪放,方濟眾的詩心、徐庶之的堅韌、趙振川的跳脫、趙季平的通透都得到縱情發揮,只按照藝術發展的規律提供方向性的指導,如清代王夫之《四書訓義》中“教者順其性之所以近以深造之,各如其量可矣?!币嗳缪潘关悹査顾f:“教育的過程是讓受教育者在實踐中自我練習、自我學習和成長,”他鼓舞著學生在無限的創造空間中自由地揮灑。這種重在喚醒學生潛在力的方法,與蘇格拉底“催產式”教育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善用皮格馬利翁效應(即人際期望效應),高度贊賞黃胄的勤奮與靈氣,夸贊他“畫的驢能踢死人”。他對方濟眾描畫的陜南風物大為嘉許,多有褒揚。欣賞趙振霄的音樂天分,建議并鼓勵他以西洋樂器表現民族民間音樂,《秦腔主題隨想曲》、《江河水》《二泉映月》《北京頌歌》等大提琴樂曲的成功建立在趙望云的直覺判斷和對兒子的信心上。他對三子趙振川隴南七年的勞動生活寄予厚望,堅信他在“與鄉間人由接近而渾融”(梁漱溟語)中會有藝術上的飛躍,趙振川后來直承了父親的衣缽。趙望云對四子趙季平說:“陜西地方劇種多,民歌資源豐富,要吃透?!眻远怂诿褡逡魳泛兔耖g戲曲方面的探索并成長為享譽海內外的音樂大師。六子趙振陸也回憶說他的第一幅水墨戲曲人物畫《苦肉計》,趙望云對這幅涂鴉之作大加贊揚,拿給美協的畫家們看,石魯、何海霞等皆大加贊賞,極大地鼓勵了趙振陸在藝術道路上不斷地探索下去。

趙望云造就了三個弟子,三個弟子又從不同的方向發展了老師的藝術,形成了一脈相承而各有面目的結構關系。程征先生評價說趙望云將中國畫的“法統”升華到“道統”層次,并以對于“道”的開悟去重新整合既有的與將有的“法度”系統?;诖?,美術史家李松濤觀察到這個“道”的生發力:“趙先生的畫在當今中國畫的革新里面起著一種‘酵母’的作用,別人如果取他一點就可能成為一個大家?!痹谒砗笫芷錆杀坏乃囆g家不知凡幾。

趙望云教育理念多閃爍在其早期的文稿和日常的只言片語中,具體方法流露于他的言傳身教之中,雖沒有系統的教材、也沒有精煉出一套準則似的理論,但在雪泥鴻爪中仍有跡可循:站在民族藝術發展的高度,為人生而藝術,以農村寫生為法,以自然為師,以社會為參照,抓住“活”字訣,思考藝術本質,在藝術本體上提高再現與抽象能力,在皮格馬利翁效應下涵養個性化的創造力,為大眾、為歷史創造真的好的藝術作品。

趙望云的教育模式既不同于仿效西式的學院派,也不同于傳統中式的師徒式,是形而上與形而下的結合,認識論與方法論的統一,有必要對趙望云的藝術教育理念進行深入研究,找出可以推廣的規律化的方法論,嘗試理論化,以俾為中國培養真正的藝術人才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編輯:王國華)
文聯動態
采風交流
文藝評獎

版權所有:陜西省文學藝術界聯合會 陜ICP備18015281號 技術支持:陜西絲路云融媒體信息服務平臺

電話:029-87907089 Email:SXWL907046@163.com 地址:西安市小寨東路3號

男女做受高潮试看120秒㊣健身房里被弄到高潮的小说㊣欧美又粗又长xxxxbbbb疯狂㊣少妇china中国人妻video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